济南两9岁女童遭老师猥亵 培训机构称自己不担责

时间:2019-07-04来源:未知作者:admin 点击:
济南市高新区两名9岁女孩遭国画老师多次猥亵一事,11月12日经本报报道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嫌疑人周某林的所作所为,令人愤慨不已。泉城小博士艺术培训中心这样介绍周某林:山东画

  济南市高新区两名9岁女孩遭国画老师多次猥亵一事,11月12日经本报报道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嫌疑人周某林的所作所为,令人愤慨不已。泉城小博士艺术培训中心这样介绍周某林:“山东画院高级画师,济南市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可是,山东画院、济南市硬笔书法家协会方面均表示,从未听说过这个人。那么,这个周某林到底何许人也?

  据受害女孩姨父宋某介绍,由于小蕊的父母常在外地工作,小蕊平时就住在他家里。宋某说,周某林是于今年3月份开始在泉城小博士艺术培训中心教授孩子学习国画。当时,作为孩子家长,他们曾到该艺术培训中心简单了解了周某林的情况,得知他是山东画院高级画师,济南市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

  “泉城小博士艺术培训中心贴了一张宣传纸介绍画家老师,把周某林说得很厉害。”宋某说,在人物介绍中,1969年出生于山东沂南的周某林被描述为,“自幼酷爱画画,1996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师从多名著名画家”,“主攻写意花鸟画,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大赛中获奖,并获得国际友人收藏”。

  这张宣传纸还专门详细罗列了周某林的头衔,“现为中国风书画院院长,中华爱心书画研究院副院长,艺嘉书画院副院长,山东画院高级画师,济南市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

  “光看这些介绍,我们都觉得这个人很有艺术造诣。”宋某说,当时,泉城小博士艺术培训中心一位老师曾保证说,周某林是国画大家,一般培训机构很难请动他。

  小蕊与另一名女童在泉城小博士艺术培训中心学习国画时,遭国画老师多次猥亵,导致外阴红肿。这是一起性质恶劣的案件,更可恨的是,案发后涉事嫌疑人不知所踪。

  那么,涉事机构“泉城小博士”在该案中是否该承担责任?尽管法律人士称其至少应负连带赔偿责任,但该培训中心负责人则一再表示他们与此事无关。

  11月12日,“泉城小博士”并未开业。案发后,该教育机构负责人一直坚称与此事无关。对方冷漠的态度,令小蕊的家人宋某开始怀疑,这家培训机构并不具备教学资质。不过,该培训中心一名女负责人称,该培训中心是在高新区教育部门注册的合法机构。

  据高新区社会事务局工作人员田恒介绍,如果是合法机构,济南市正规的民办非学历教育机构均可在济南市教育局官网查询到,如果查询不到,则意味着是无证办学。遗憾的是,记者在济南市教育局官网高新区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登记表中,并未找到“泉城小博士”字样。

  随后,记者在济南高新教育信息中心官网首页发现一个文件,名为“高新区民办教育机构、学校、幼儿园办公平台通知收发员账号名单”,38个民办教育机构里,并没有“泉城小博士”。

  当记者提及这一问题时,该负责人显得有些激动,提高声音说:“这是他个人行为,你调查我们干什么?”

  记者注意到,“泉城小博士”有一个很正式的官网,上面介绍称,“是山东省教育厅指定的少儿艺术培训基地,山东省艺术教育委员会成员单位,山东省艺术人才培训摇篮”,其师资全部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持有国家教育部颁发的高级教师资格证、专业技术资格证,所有任课教师均是音乐学院和师范院校专业毕业,经过严格考核合格者方可任教,保证每位学生都受到最佳的训练”。

  11月11日,一名李姓工作人员介绍,周某林并非该中心固有员工,而是外聘老师,只在培训中心工作了半年多时间。该李姓工作人员还提到,他们对周某林的过去并不十分了解。

  不过,11月12日,“泉城小博士”方面改变了说法。上述女负责人一再强调,周某林与他们只是合作关系,是在培训中心租赁房屋教授国画。不过,这一说法遭到小蕊家人宋某反驳。“我们当时就是在‘泉城小博士’报的名。”宋某说,此前,培训中心从未提到过双方有合作关系。

  采访过程中,这位负责人坚称,这件案子已经过去两个月,“该报警报警了,都是他个人行为,跟我们没关系”。

  周某林果线日,记者分别致电山东画院和济南市硬笔书法家协会,了解到这两家机构根本没有这个人。

  据了解,山东画院是山东省政府设立的社会公益类事业单位。山东画院一名女性工作人员介绍,在画院正式在编人员中,没有周某林这个人。她工作多年,也没有听说过在山东画院外聘的画师中有这样一个人。

  此外,济南市硬笔书法家协会经济南市总工会、济南市民政局审批通过,于1993年3月26日在济南工人文化宫正式成立。该协会刘姓负责人介绍,个人入会需要申请,按照协会规定程序,被批准方可成为协会会员。该负责人说,目前该协会会员均是2003年以来登记在册,在所有会员中并没有周某林这个人。

  那么,周某林的其他头衔,是否可靠呢?记者检索关键字发现,在有关的所有网页中,中国风书画院、艺嘉书画院都只在周某林的介绍中才会出现。

  周某林除了在泉城小博士艺术培训中心教授国画,在殷陈小区内还经营着一家叫“北京燕鲁书画院”的艺术机构。

  记者发现,这家书画院位于殷陈小区一栋居民楼下的两间门头房内,挂牌除“北京燕鲁书画院”外,还有孟子书画院鲍山分院、中华爱心书画研究院鲍山分院。

  网络上有专门网页介绍“北京燕鲁书画院”,称该书画院成立于2013年,是国家正规注册的合法的文化单位,院长有两人,周某林是其中之一。在介绍中,周某林被描述为“北京燕鲁书画院院长,中华爱心书画研究院鲍山分院院长,中华爱心书画研究院青少年培训基地校长”。

  据了解,中华爱心书画研究院是一家公益性民间文化组织。在其官网中,周某林并不是该研究院鲍山分院的院长和该研究院青少年培训基地的校长,更不是上文提到的该研究院的副院长。该官网对周某林的描述,只是“鲍山书画培训基地校长”。

  目前,殷陈小区内的“北京燕鲁书画院”已经关门。记者联系到了与周某林曾一同共过事的女性朋友。据其介绍,自9月底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周某林,也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我跟他共事可不止一两年了。”在她印象中,周某林“这人感觉挺好的”。

  案发至今已过去近两个月。9岁的小蕊并没有完全从心理阴影中走出。她姨父宋某介绍,小蕊现在上课时常常走神,不再像以前那样专心听讲。更让人揪心的是,小蕊时常会问他们“流氓叔叔抓住了吗”。每次听到小蕊的发问,一家人都不知该如何回答。

  担心小蕊心理受影响,小蕊家人并不愿意让孩子接受记者采访。其家人说,小蕊以前是一个性格活泼开朗的小女孩,并给记者提供了一张小蕊的生活照。“照片是今年夏天在泉城广场拍的,她在放风筝。”宋某说,当时尚未案发,小蕊爱说爱笑。

  提起小蕊的近况,宋某叹了口气说:“她好像感觉很自卑,不爱和别的孩子一起玩了,就像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一样。”家人向学校老师咨询,了解到现在小蕊在课堂上常常走神,眼神发呆,不像以前那样认真听讲了。

  后悔没认线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泉城小博士艺术培训中心时,发现该培训中心已经关门,不知是暂停营业还是因为此事而歇业。

  当记者问到家长是否会向泉城小博士索赔时,宋某说,他们反映问题并不是图钱,他们暂时什么都不要求,只盼公安机关尽快找到嫌疑人周某林。